身入围城心有不甘为爱纵情害苦三人--婚外恋故事

发布: 2009-4-11 21:35 | 作者: yan | 来源: 第三者吧

霄定(化名)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成很多,我见过的很多这个年龄的男孩还长着一张未经世事的娃娃脸,比较而言,他已是满脸的沧桑,虽然他脸上也找不出什么皱纹。
    听完他的讲述,我的第一感觉得到了证实。25岁的霄定,有着丰富复杂的生活经历和情感经历,是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。

    相识很平淡

    小时候家里穷,我14岁就开始出来闯荡。先在广东的工厂打工,后来又到东北的建筑工地上当小工,什么苦都吃过,有时甚至睡过天桥。
    17岁那年,我来到武汉,终于在这个城市落下了脚。那时候,父母已来武汉两年了,做点小生意。
    从那之后,我一直在酒店行业做,从最底层的服务生、传菜员、保安,一直做到了经理、执行总经理,终于实现了我人生的飞跃。
    从2002年到2006年,我被公司委派担任公司旗下的连锁型商务宾馆的总经理。
    其间的2005年夏天,我作为培训师被派往武昌南湖一家新开的酒店,做了一个月的培训师。
    恬雯(化名)是那家酒店新招的服务员,是我的培训对象,那年她19岁。
    这就是我们的初相识。
    我们的相识很平淡,我是老师她是学生,这样的角色定位决定了我们之间不可能有什么关联。
    一个月的培训期之后,我就回到了我原来的工作岗位,渐渐淡忘了这个女孩,只是偶尔坐在办公室上网时,在QQ上遇到她打招呼,才会想起她。

    我问霄定:“她长相很平淡吗?”他回答:“正好相反,非常出色。但我那时候已结婚,还有了孩子,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,不可能见到漂亮女孩就随便动心。”他的回答令我很意外:“你当时也才23岁呀,已经当爸爸了?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我20岁就当了爸爸呢。”接着,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婚姻,并用“凌乱,不堪回首”几个字做了总结。

    我18岁那年,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,父母就张罗着让我结了婚,他们认为早抱孙子是福。我妻子是我在酒店当服务员时认识的同事,比我大2岁。我有两个孩子,现在,大的5岁,小的2岁,我与妻子离婚后,两个孩子都由我父母带着。我与妻子之间分分合合,离婚之后又复过婚,复婚之后又离了,第2个孩子就是复婚那段时间生的。这些事都与恬雯毫无关联,我和恬雯的生活,一直像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。
    恬雯有时在QQ上见到我,约我出来见见面,叙叙旧,记得2006年我们匆匆见过一面的。当时我答应了出来跟她一起坐坐的,但公司临时有急事,我只得把她叫上出租车,搭乘了她一段,聊了几句,便匆匆分手。此后,她的电话经常换,我工作也忙,联系就少了。
    2007年春节前,我担任某连锁酒店驻青山店的总经理。这时,恬雯又在QQ上遇到了我,我们互留了电话。她说她在母亲的资助下开了家服装店,让我有空过去她店里看看。有一次,我办事路过那里,去看了看。那天,我还带她跟几个朋友去吃饭,我喝醉了,她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。
    这就是在与恬雯发生感情之前,我们之间的全部交往,真算得上君子之交,淡如水。

    相爱很突然

    我跟恬雯发生感情,是2007年10月的事情。
yan (2009-4-11 21:36:13)
那时我刚刚在一家新开的酒店当总经理,10月9日那天下午,我上网查查资料,突然有人在QQ上加我为好友,并发来信息:“哈哈,我终于逮到你了!”我问是谁,她说是恬雯,原来,她原来的QQ号被盗了,而我上网一般QQ是隐身的,很少聊天,所以她与我失去了联系。
    我们简单聊了聊,我客套地请她到新酒店来玩,没想到她当天下午就过来了。
    记得那天晚上风雨很大。到了晚上9点多,她还坐在我宿舍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聊,没有要走的意思。我一个单身男人,她一个女孩子,我感觉让她在我宿舍呆久了会让人说闲话,就提议带她去网吧上网。
    她让我看她的QQ空间,那里面有些像个人日记类的文字,她要我看看,我看了之后感觉写的像是在暗恋某个人,其中有一句话很明显:“走过很多城市,也换过很多工作,但这一刻偏偏为你而停留。”我随口问,这是谁写给谁的?她羞涩地一笑:“你没发现这里面有你的影子吗?”这令我很意外。我真的从没想过我和她之间会发生什么,一直只当她是个旧相识,虽然这时候我已是单身。
    我和她斜对面坐在两张电脑桌前,在QQ上聊天。我终于朦胧感觉到,她似乎一直在暗恋我。再仔细一想她那天的穿着,分明是精心打扮了的。心里有些不安,又有些憧憬。
    第二天,酒店试营业,店里人手紧,我让她来帮忙。她拿着很大一捧鲜花,看似是送给酒店开业的,但我感觉那花是送给我的。
    由于她人长得漂亮,以前又在酒店里做过事,很机敏,我安排她做了营销经理。
   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,下班之后消了夜,她没有走。在我宿舍里,我们发生了关系。让我意外的是,她还是处女,在我看来,一个女孩子早早出来打工,尤其是在服务行业,几年了还能保持处女之身是相当不易的。这让我更敬重她,对她的爱由然而生。
    那天晚上,她告诉我,其实,在2年前我给他们做培训师时,她就暗恋上我了,只是因为我已结婚,而且我们之间一个是普通服务员一个是总经理,地位悬殊,她才没敢向我表白。
    那晚之后,我们恨不得一天24小时不分开,一连好多个晚上,她都跟我在一起。
   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,像从天上掉下来的,让我感觉不踏实。
    果然,没过多久,我便得知,恬雯已跟一个男孩订婚了,婚期都定下了,2008年元月24日。她说她对那个男孩没感觉,只爱我,所以选择把处女之身给了我,她希望在原定的婚期之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    恬雯的父母知道她跟我的事之后,自然是坚决反对。这也可以理解,我一个离了婚的男人,而且还拖着两个孩子,换了哪个父母,都不甘心让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我。何况,恬雯的未婚夫,家境非常好,家里开着公司,有房有车。
    为了恬雯的幸福,我痛苦地做了决定:我退出,让她嫁给那个男孩。我对她说,我除了对你的爱,别无所有,与那个男孩子相比,我不可能给你更幸福的生活。她非常伤心,关了手机,几天不与我联系。几天之后,她给我发来短信:“我要结婚了,恭喜我吧!”我只能流着泪回复:“恭喜!”

    结局很无奈

    离婚期还有一个星期时,恬雯来武汉买结婚用品,趁这个机会,她背着未婚夫来找了我。
    我控制不住,又与她发生了关系。
    她说那男孩对她很不错,很宠她,知道了她跟我的关系,也能接受她。我劝她结婚以后把我忘掉,好好跟人家过日子,她说,很难。那时,她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,她执意要带着这个孩子出嫁,将来生下来。我说万万不行,劝她打掉。可是她不听。
yan (2009-4-11 21:37:15)
元月22日那天晚上,她又跑来找我,缠绵了一晚,难舍难分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把她送到长途汽车站,因为那天晚上她娘家要“办酒”,然后24日那天,她将风风光光从娘家出嫁,她的新郎将从很远的另一个城市来接她。
    那天下着雪,看着心爱的女人从我的视线里一点点地远去,将要去做别人的新娘,我的心比地上的冰雪还要冷。但我是真心地希望她能跟着别人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    春节一过,她老公就带她去做了人流手术。这是她后来告诉我的。那真是个非常宽容大度的男人,宽容得我无法理解。
    恬雯结婚后,我为了她能忘掉我,把手机停机了,上QQ也是隐身,但有一天,我一开机,电话突然响了,是她!为了找到我,她给我充了话费。
    情人节那天晚上,她给我发来短信:“老公,我好想你啊!他不在乎我,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呢?”原来,结婚之后,她老公总是打牌,不怎么理她,她很孤独,也许她老公是故意报复她吧。
    前天,她来找我,那天终于酿出了大事。
    那天下午她约我见面,向我哭诉委屈,我一气之下打了她老公电话,让他过来,我说我把恬雯让给你,是希望你能给她幸福的,现在却这样对待她。她老公在电话那头很生气地吼,她就怪我不该打电话的,我一生气竟丢下她走了。事后我又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分,打个电话过去想问问情况,电话里传出尖利的叫声,像是在激烈地争吵什么,然后电话就断了。过了一会,我不放心,再打电话过去,竟是恬雯叔叔接的,她叔叔说,恬雯割腕自杀,现在医院抢救……
    我立即赶去医院,恬雯在手术室,我没见到,却见到了她老公。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本人,是个很老实的男孩子,起初竟不敢正眼看我。但老实人也有急红眼的时候,后来,他突然扯出一个消防栓朝我头上砸来,我的头顿时血流如注……
    事先为防万一我准备了一把刀揣在怀里的,但这时我根本不想拿出来了。被他打了,我反而坦然了。
    这两天,我度日如年,不知道恬雯醒过来之后怎么样,她是否怨恨我。
    故事讲完了,霄定突然说:“今天是她的生日,我特意选择在今天讲我和她的故事。很感谢你答应在今天晚上见我。”
    两天之后,宵定给我发来短信,说他已离开武汉,去了外地。他说,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武汉了。



    宵定突然走了,这让我感觉有点像小孩子打架: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跑。
    按我的想法,他即使要离开这伤心之城,是非之地,至少应该等恬雯的伤好了出院之后。现在这样一走了之,有点像个闯了祸就跑的小孩。
    可是,他似乎也有他的理由,恬雯身上的伤好了,心上的伤会好得了吗?两人一见面,又会缠绵,了犹未了,这场三人之间的情感纠结,何时才理得清?不如狠下心一走了之。
    所有的感情纠葛,事后再分析是非对错,已是徒劳,该发生的都发生了,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。
    但痛定思痛,还是有必要的,至少在今后会活得更明白一点。
    宵定和恬雯都太不理智,尤其是恬雯,既然已有婚约在身,而又无力毁约,难以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,就不该贸然与宵定发展感情;或者更勇敢一点,坚定地跟宵定在一起,不要与那个无辜的男孩结婚。这样,也不至于让三个人都痛苦。婚姻不是小孩子搭积木,随意码,码得不好,随便一推就重来。带着这个男人的骨肉,嫁给那个男人,这是一种很不负责的行为,对自己不负责任,对两个男人不负责任,对腹中的胎儿也不负责任。
Powered by 第三者吧 7.52010-2016 http://www.13z8.com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图片、文章资料均来源于网络,末进行任何修改,本站保留来源网站水印,如有侵犯你的权益,我们将按照您的要求改正,本站更希望得到您支持!

转载声明:请在转载时注明出处;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,请立即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。
访问提示:本站推荐使用1024×768或以上分辨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