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 和 小 姐 的 情 缘

发布: 2009-4-18 20:47 | 作者: admin | 来源: 第三者吧

(一) 桑拿之夜

    这是我的一次真实经历,虽已过去七年多了,却仍恍如昨日,今天把她写出来,以慰五十四个月未见的思念之情。
    她叫丽。那天,是我认识她正好一周年,她离开我们这个小城回家看妈妈已经整整三天了!   
    为了能看到她,我驱车四百公里,来到了她家的所在地 H 市。
    吃过晚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。在她的提议下,我第一次(也是唯一的一次)和她一起走进了那个[桑拿洗浴]。
    本无心洗浴的我,只是草草的冲了一下,就来到休息大厅等她,也许只是过了一会吧,可我直觉得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,她终于出来了,于是她和我并排躺在另一张单人浴床上。
    她也许是累了,也许是刚洗浴过,反正不一会她就似睡非睡了,不忍心打扰她的我,也只好装睡。
    碾转翻侧的我根本无法入睡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夜,静了。诺大的数十人的休息大厅,都已进入梦中,唯有我独在梦外!
    我只好坐起来,百无聊赖的点燃一根烟,看着面带微笑睡梦中的她,长发披肩,红润的脸庞,真犹如出水芙蓉,(昵称“出水芙蓉”的出处,就在于此。)连她的睡姿都是那样的美丽动人!
    我的心跳的厉害,我的脸滚烫,我的手在颤抖,可是,我不能碰她,不忍心碰她!
    我心里反复默念着她的名字,我的眼一刻也没离开过她的美丽的脸和柔美身躯!
    我在爱的痛苦中挣扎,在痛苦的爱中煎熬!
    就这样,我一直念着,看着,连她的头发梢都没碰,一直到天亮!
    大厅里有了响动,有人起来了,她被惊醒,睁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,看见我坐着,歉意的笑笑,问我,你一夜没睡?我微微的点了一下头,又无原由的摇了摇头。
    我说,该起来了吧,她听话的点点头。
    我们穿好衣服,来到下了一夜大雪的街上,拦了一辆出租车,我送她到她家楼下。
    她下了车,对我摇摇手:拜拜!于是,我又驱车四百公里,回到了我们的小城T市Q区。
    有人问我,你那么喜欢她,为什么不借机向她表白呀?机会难得呀!
    可我说,非是不表白,此处无声胜有声,一切尽在不言中!
    我最怕的,就是“得到”她!因为得到既是“失去”!
    她确也“给”过我,我却面对她诱人的侗体,轻轻的拿起她的衣服,为她盖上了。
    我们真诚的相处五年,也把我对她纯洁的爱保持了五年。
    难道人世间,在男女之间,就不能有除那种“爱”之外的情爱吗?
    我不后悔,只是思念,永远的,永远的思念,思念!!
    有朋友问我,真的不后悔吗?我说,真的,不后悔!
    那还是我认识她的六年前,我曾在一本小说月刊上,读到一篇文章,文中的男女主人公是同村近邻。从小学,中学到大学,一直是同学。真可谓男才女貌,青梅竹马的一对。
    可是,那位男主人公对女主人公的爱,是深之又深,纯之又纯!深到“捧在手里怕吓着,含在嘴里怕化了”,纯到“爱到舍不得娶她的程度”,认为娶她,就是对她的“最大的亵渎和不尊重”。
    大学毕业后,那位女主人公又苦苦的等了他八年,最后,不得不另嫁他人。
    我当时真想写文批判那位男主人公,既然你那么爱她,为什么你不能娶她,进而更好的爱护她,保护她?
    可你的心上人由于你的“舍不得”而被迫另嫁他人,如果她得到了幸福,你还尚可心安,如果她不幸福,哪岂不是你的罪过?
    我的“文”没写,而六年后,我就遇到了她!
    那种“深之又深,纯之又纯”的爱,由心而生!
    我不只一次的给她讲了这个故事,以求得她对我对她的的爱的共同理解。
    这就是我对她的这种众人都不能理解的爱的渊源。
    这回,你该相信我的故事了吧?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二) 撕裂的心

    那是[桑拿之夜]的三天前的那天。
    天,奇冷,仿佛天空的空气都被冻结的凝固了。
    K 市列车站。
    空旷的站台上,只有我一个人了。
    我不能走,我走不了,我的腿比灌了铅还沉重。
    就在几分钟前,因为天冷,她那被冻得红红的因而更加好看的脸,紧贴在禁闭的车窗上,不断的说着我什么也听不清的话,反复的摆着手。
    但,我能感觉到,她是在说,谢谢你送我,天太冷了快回去吧,拜拜我很快就回来。
    是那天的头一天,她打电话给我说,明早我要回趟家。我说,我送你。她说,不用。我说,一定。她说,我不告诉你哪趟车。
    于是,我查遍了她回家能坐的车次,最后,圈定在凌晨三点到六点三十分之间。
    于是,两点三十分我就起了床,事先定好的出租车已在楼下等我。
    我坐在出租车里,心理美滋滋的,既充满耐心又满怀自信的“守株待兔”在她的住处。
    夜,黑,黑黑的夜。她的屋,静,静静的屋,静得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    五点三十分,我的眼睛一亮,哦,不,是她屋里的灯亮了,我的心笑了。
    终于,我看见了那再也熟悉不过的那带有风帽的紫红色的羊绒长大衣。
    她看见门口的出租车,先是一愣,随后脚下迟疑了一下,接着快步向出租车走来。
    我的心感觉到她的手已经握住了车门把手,我的心幸福的冬冬直跳。突然她似乎感觉或猜测到了什么。
    车门没有开,却看见她径直向外走去。
    若是你,你还能坐得住吗?反正我是再也坐不住了。
    我飞快的推开车门,飞快的向她撵去。
    她分明听见了车门响,她分明知道有人向她撵来。可是她仍然头也不回的径直的向前走去。
    我的心反而笑了,嘿,你可真没拿我当单位啊!我加快了脚步。
    她仍然是头也不回,她头也不回的说,“谁让你来的?”“你呀”,我说。
    她站下了,对我笑笑说,谢谢你了,就知道你会来的,可没想到你会守在我门口,我说,不守株怎能逮兔啊!
    行了,有她这一笑,再加上个“谢”字,就全够了,本来我就无所求啊!
    二十分钟后,我们到了K市车站。
    可是,她现在离开了K市车站!
    那时,我感觉到发车的时间就要到了,我的心在隐隐做痛。
    列车就要启动了,我的心疼痛难忍!
    车动了,我的心撕裂般的疼痛!!
    我再也听不见她向我说的听不清的话,再也看不见她向我摇摆的手!
    我站在站台上。
    车,无情的拉抻着我的心!
    车越走越快,越走越远。
    我的心被越拉越长,越拉越痛。
    远去的列车,无情的撕裂着我的心!
    我的心已经不再属于我,我的心已随列车而去!
    天,奇冷,仿佛天空的空气都被冻结的凝固了。
    K 市列车站。
    空旷的站台上,只有我一个人了。
    我不能走,我走不了,我的腿比灌了铅还沉重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(三) 无奈的思念

    她走了,是我送她走的。
    我的心走了,是随她一起走的。
    我只呆在家里。
    我家的阳台正面对着一个有水,有桥,有亭的公共休闲场所。
    我一整天都呆在阳台上。因为有一次我正在阳台上闲望时,正巧看到她和女友到这里来散步。
    我不停的向那里眺望,望她走过的小路,望她坐过的石凳。
    黄昏时,突然,我真的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不是她吗?分明就是她!手拿一枝梅花,款款的向那石凳走去。
    不能啊,我不是今天早晨才把她送走的吗?可是,可是,可是“她”背对着我,我看不到她的脸。
    管不了那许多了,也没时间多想,0.1%的可能,就要做99.9%的肯定!
    我冲下楼去,尽管只有二百多米的距离,我还是搬过来了比我跑路要快的自行车。
    当我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(应该是),冲出我家的楼院,拐上那片休闲场地时,我才发现石凳那里渺无人影!就连整个休闲场地都是空空旷旷的,一个人影都没有!
    我不由得自嘲的笑了,怎么可能啊?99.9%的肯定加0.1%的可能等于1,可99.9%的肯定减0.1%的可能却等于0!
    我不再上街,我不敢再上街。因为只要我一上街,在我眼睛里,就会满大街都是她的身影!这个的衣服像,那个的发型像,这个的身体体形像。那个的走路姿势像,甚至在熙嚷的人群里都有她的甜美的笑声。可是每当我追影随声到近前,却又一个也不是!
    再过两天就是我们认识一周年的日子了,那一天,我将怎么度过啊?
    我只能等,无奈的等,无奈的思念在无奈的等待,我的心在等待,等待!
    无奈的思念!
    我忍着心痛,含着泪水,用模糊的眼,颤抖的手,打发了上面的文字,以表对那往事的情思!
    有人问我:是你的真实经历?
    我说:是的,真实的经历。
    那次她到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电话给我,声音沉沉的,不再是平常那样的欢快,她说,以后你不要再送我,我心理不好受。可我的心理岂止是不好受?
    可我没告诉她,我不能告诉她,也许这就是爱?别人我不知道,反正我是这样的。你信吗?哥们?

网络资源

Powered by 第三者吧 7.52010-2016 http://www.13z8.com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图片、文章资料均来源于网络,末进行任何修改,本站保留来源网站水印,如有侵犯你的权益,我们将按照您的要求改正,本站更希望得到您支持!

转载声明:请在转载时注明出处;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,请立即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。
访问提示:本站推荐使用1024×768或以上分辨率。